近期崔永元干的事他都说请了,看吧!
2019-01-06 20:35:00
  • 0
  • 0
  • 0

近期崔永元干的事他都说请了,看吧!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上周一我们推送了冯叔的文章《我所认识的崔永元》。很多朋友在后台留言,说也想知道「崔永元老师眼中的冯叔」。于是,风马牛的小伙伴们采访了小崔老师。不仅是小崔老师眼中的冯叔,一些大家感兴趣的话题,小崔老师都有回答。一起来看看。

风小二:小崔老师好。我们知道,最初您和冯叔认识,是因为口述历史,您为什么会想到做口述历史的呢?

小崔老师:当时是我看到别的国家有,比如日本有,但是那时候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叫「口述历史」。看到以后我回来跟电视台描述:人家在做不是马上就要播出的节目的素材。咱们也应该做。领导看着我,问,「那什么时候播?」我说,「不知道,需要的时候再播。我给你讲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地震了,它马上播出一个专题片,近五十年地震的画面。咱们没有,咱们可能连唐山地震的画面都没有,或者有,但不知道在哪,找不到。」他说,「没有就没有,现在也没有啊。」我说,「那要是拍呢?比如说咱们电视台拿出一个亿,组织一帮人天天拍这些。看上去没用,但是你想用时它就有了。」他想了半天,「哎呀,你还是做好你的节目。」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叫口述历史。又过了一年,我知道了口述历史这个事,但是没有把这两个事联系到一起,还是两个孤立的事。

2002 年我做《电影传奇》,采访电影人。有的电影人采访半个小时就够了,他可能就一部电影可以说。有一天采访到王为一,当时老爷子快 90 岁了。采访他的时候,我们的记者跟我打电话,「老爷子刹不住了,看样子要说好几个小时」。那时候节目是我们自己出钱做的,不是台里出钱。我心疼带子,就说,「别让他说那么多」。而且老爷子也没拍几部电影,比较有名的就是《七十二家房客》、《南海潮》。

近期崔永元干的事他都说请了,看吧!
    采访中老爷子说,《渔光曲》里面的二胡是他拉的。1934 年拍摄的《渔光曲》是中国第一部获国外奖的电影。他还讲赵丹谈恋爱,「回到宿舍,只要是躺床上,踹着脚唱歌,那就是谈成了;回来直接盖着被子睡觉,那就是没谈成。」

我觉得挺好玩的,对记者说,「你让他谈吧」。谈了 7 个小时。这是我们第一次采访一个人用 7 个小时。拍好以后我们集体观摩,看这个 7 个小时的采访。我忽然就明白了:这就是口述历史。我告诉记者,以后所有人都这么采访。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拍过多少电影,他的电影重不重要,要让他把这一辈子全讲了。

后来,采访的门类越来越多。比如与战争有关的人,东北抗联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民营企业家,有 1950 年代参加过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的,有马胜利、步鑫生这些企业家,也有冯总他们这一拨新一代企业家。然后采访外交官。到现在一共有 16 个门类。最多的一个人就采访了 100 个小时,录了 6 个月。这位老人年纪大了,一天只能讲一两个小时。而且讲几天,又得休息一段时间。我们的摄影师就在他家附近租个旅馆,呆了 6 个月。后来都特别熟,就像一家人一样。最好玩的是有一次他们一块儿泡温泉。老人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拍大腿说,「我给你讲这段,你拍下来」,但是摄像机没拿。

到现在,我们采访了 5000 多人。因为名气大了,外面的人也把他们做的口述历史捐赠给我们。我们的口述历史库里就有了 10000 人的口述。10000 人的口述历史是什么概念?全世界最大的。所以全世界口述历史的国际会议,已经连续在我们这开了 4 年了

风小二:这么多人的口述历史,您有想过出版,或者怎么更大规模地向公众开放吗?

小崔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有一个抗日战争文库,是公开的。有 1000 万页的文献资料。前些天,我们刚捐给它 50 万页。我们把自己收集的资料捐给它。这些都是免费对公众开放的。那它就有 1050 万页了。这是我们的第一批捐赠。估计我们也能捐赠到1000 万页左右。音像资料也会这样处理。现在好多音像还涉密。将来解密以后,大家也是可以在网上随时看音像的。当然有些内容可以先解密,有一些内容先不解密。说白了都是公共资源,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自己只能拿出来吹吹牛。这是别人的。从做的第一天开始,这些就是公共的。

风小二:其实很宝贵啊。如果没有这样记录下来的话,可能很多人的记忆,很多事情,随着历史就湮没掉了,就没有了。

小崔老师: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采访的人,平均年龄 85 岁。

近期崔永元干的事他都说请了,看吧!
    风小二:您跟冯叔也是因为口述历史认识的,认识这么多年,您觉得冯叔有变化吗?您早年认识他的时候,您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小崔老师:我觉得冯总一直没变化。我为什么特别尊重他?因为我从一开始认识他,就觉得他不像一个商人。他身上有两点我特别喜欢。一是社会责任感,这个特别好。第二是哥们义气。「哥们义气」在很长时间里都给打倒了,被认为是不良习气,社会都不提倡了。但是你想,一个人连哥们义气都不讲,他还能讲什么公序良俗,讲诚信?最好的哥们都能背叛,背叛社会还不跟玩一样。

社会责任感和哥们义气,这两点在冯总身上特别突出。所以他可以跟我们一起吃饭,聊那些犄角旮旯的事,聊得哈哈大笑;也可以分析经济形势的走向,分析中国的经济模型与国外的经济模型有什么区别。而且我发现他很宽容。

风小二:冯叔也说过您对身边的人很宽容。当然,您对社会上那些您觉得不对的事,会批评得很尖锐。冯叔就觉得您是爱憎分明。

小崔老师:我觉得是公民的社会责任。可能你们对一些事批评得不激烈,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们知道这些事的内幕、背景,肯定也会拍案而起的。

风小二:以前您在央视的时候,就是用幽默、诙谐的方式表达批评的,但是现在您就比较激烈了。

小崔老师:那是被逼无奈。当时只能用好玩、有趣的方式去批评。现在呢,也能。实际上,现在我也可以不发火,依然用幽默的方式说,但是有时候都人命关天了,还幽默?那心得多大啊,幽默不了了。关键是,幽默地说,有些人也不承认啊。过去我们幽默地说,是因为对方接受。恨不得我们还没说呢,对方就表示马上改。那我们就别那么玩命了,给人家改正的机会,谁都会犯错,开个玩笑就过去了。但你看现在有些人,脸皮多厚。

风小二:但是,比如说,在微博上,有一阵儿一些学生谩骂您,您就很激烈地回应了。挂他们。毕竟那还是学生,是不是幽默地回应一下,也可以呢?对他们,为啥您也这么激烈地回应了?

小崔老师:挂那帮学生的时候,我想了,他们全都是 18 岁以上,是成年人,可以负法律责任了。你好好学习,我就拿你当孩子。但是这些孩子,你看他们写得有多恶毒。这样的,不惹我,也会惹别人,将来会犯罪的。心不善良到这个程度,所以我觉得我必须挂他们。

而且当时我在全国高校有个巡回演讲。到北大就没成行。为什么,他们公开说要往我身上泼硫酸。我报警了。警方马上就把人抓了。一个女孩子。抓完以后,警察来找我,「你看怎么办?是把她拽来给你道歉,还是直接拘留她?」我说,「多大?」警察说,「大学三年级。」我半天没说话,在那想,然后我说,「算了吧。」如果拘留,她就完了。让她到我这道歉,有什么意义?我不需要谁道歉。但是说句实在话,我很难受。这个孩子马上就要走入社会了,还这样。

风小二:您挂他们,其实就是一次警示,让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接受一次教训。

小崔老师:要是有这个效果就阿弥陀佛了。我估计连这个效果都没有。

风小二:但当时很多人觉得不理解。怎么说呢,「一头大象为什么要跟蚂蚁较劲?」毕竟在影响力上,您和他们是完全不对等的。不少人当时都有这么一个感觉。

小崔老师:我觉得大象更得要有正义感。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你觉得我是大象。但在我揭露某些事情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是蚂蚁。无论是大象,还是蚂蚁,都要保持适量的正义感。不能因为你伟大,或者渺小,就不要正义感了。最伟大的是正义感。

风小二:冯叔就对您有一个评价,觉得您「底色特别正」。当然,冯叔对您还有一个评价,他觉得您擅长花钱,就是做慈善、捐钱很在行。但是您不擅长做挣钱的事。您同意这个看法吗?

小崔老师:我不是在学校做了个餐馆嘛,崔永元真面,特别火。我就问我们的师傅,挣钱吗?他说能挣钱。然后我想了想,赶紧把这个钱捐出去。要不然店非得垮了不可。因为,我不能挣钱。我马上就跟学校说,做一个奖学金,把所有的利润都给贫困学生,给孩子们创业。学校说,挺好,那再给你一个窗口,又给我一个。我说这个的利润也捐出去,都要捐出去。当然做生意,一定要试一试。任何生意只要我听明白了,我都想试,但确实全都没做成。

风小二:之前您也与人合作过一个食品项目。而且价格还比较贵?

小崔老师:有贵的,也有便宜的。但是他们老说「300 块钱一只鸡」。其实有好多便宜的东西,但他们只说这一样,就是为了恶心你。

风小二:当时确实也给一些人一个口实,就是说,崔老师当年反转,反到最后就是为了个生意。

小崔老师:怎么会这么考虑?你想想,我之前是主持人。如果为了挣钱,就算我退出主持行列了,我最应该做的是客串主持人。包括做评委什么的,当时我做了好多,一期至少 100 万。第二,做广告。多踏实啊,拍一天,然后一签签5 年。挣钱就海去了。

我是因为争论转基因的事,争论了几年以后,才开始试着做粮食。但是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崔永元离开电视台之后,就是为了卖鸡。这得多大的脑回路啊。我还得跟人一遍一遍地解释这个,真是太滑稽了。

风小二:还有一个大家很关心的话题。在您跟一些人发生了冲突之后,影视圈引发了一个很大规模的查税。您对这个事情是怎么看的?

小崔老师:这个就没在预期之内。你问任何一个人,他也不会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我说,这就是有关部门放了一个炸药包,露出一个引,然后掩藏得特别好。我第二天从那过,偶然看到了,这是什么玩意儿?我就点了一下,结果就炸了。

风小二:那后续,您还关心这个事吗?

小崔老师:别惹我。我很忙。但是他们最好不要惹我。

风小二:我们知道,您刚出了一本新书,叫《有话说》。出了新书之后,明年您还有哪些工作安排呢?

小崔老师:接下来我还要办一个画展,在全国巡展。也会尽量把时间集中一点,把该做的事情做好。比如说口述历史。如果不是我去社科院看了那个公开的 1000 万页的平台,我还想不到捐。我那天看到了,马上跟他们的负责人说,我们那也有,你们能不能挑一挑,不重复的我捐给你们,不要钱。他们特高兴。所以我们现在就开始一点点地捐了。这是正事儿。

风小二:但是您现在批评得还是比较激烈的嘛,而且得罪了那么多人,您对自己的安全这方面有担心吗?我们还挺担心您的安全的。

小崔老师:现在据说有二三十拨人要暗杀我。二三十拨,就不用担心了。

风小二:一拨才担心?

小崔老师:一拨肯定得担心。二三十拨担心个屁啊,担心不担心他也能弄了你。被弄之前多干点事就行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