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专家揭开诺奖得主支持转基因其实是欺骗和被欺骗
2019-01-09 19:00:03
  • 0
  • 0
  • 0

 吕永岩按语:美国著名专家揭开诺奖得主支持转基因其实是欺骗和被欺骗


   121位诺奖获得者是如何被误导而推销转基因食品的

    作者:大卫·舒伯特,斯蒂文·德鲁克;翻译:jrry86;原文发表时间:2016年11月16日;原文链接:https://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320-how-121-nobel-laureates-were-misled-into-promoting-gm-foods

    译者按:大卫·舒伯特是位于美国加州的索尔克生物研究所的教授、分子生物学家,崔永元老师在他的美国转基因纪录片中专门采访过舒伯特教授。索尔克生物研究所是独立的、非赢利的科学研究机构,在美国生命科学研究领域一直名列前茅。
    而斯蒂文·德鲁克则是律师和“生物诚信联盟”组织的执行主管,著有揭露转基因真相的名作《改变的基因,扭曲的真相:改变食物基因的大冒险是如何颠覆科学、腐蚀政府和全面欺骗公众的》,该书提供了大量翔实的证据,展示了从首个转基因食品到新近研发的转基因食品所存在的(潜在)危害,批驳了转基因食品与天然食品一样安全的神话;并向孟山都发起挑战,要求孟山都能同样用真实的证据一一反驳他的观点。转基因利益集团因此对他恨之入骨。
  笔者曾经翻译过该书第五章《非法准入》( https://www.weibo.com/1886394372/G0VHShr0I),介绍了转基因公司勾结FDA通过弄虚作假来制定转基因食品监管政策,从而为转基因食品进入美国市场扫清了障碍,其中特别提到了它们是如何操弄了FDA的GRAS(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一般认为安全)豁免制度的。大概有很多读者是第一次听说GRAS这个概念,网友“知闲知味”写有一篇很好的科普文章《了解GRAS,解读FDA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估》(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e2be2a00101l468.html?ref=weibocard),介绍了GRAS与转基因食品之间的关系以及FDA对转基因食品所谓的安全评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值得一读。
    另注:到目前为止,题目中提到的公开信,已经有141名诺奖得主联署,其中10人已经去世(http://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view-signatures_rjr.html )。组织者英国爵士、诺奖获得者罗伯兹教授说他一共联系了285位诺奖得主,已经签署的人尚不到一半,不少人因各种原因拒绝签名,有家属反对的,有原则上从来不参加类似签名活动的,还有要求修改公开信后才肯签名的(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94839 )。
    这不是罗伯兹第一次组织类似签名,上一次他也曾组织诺奖得主签名施压中国政府释放刘和平,当时有134位诺奖得主签名,其中至少有一半以上也参与了本次推销转基因食品的签名,见《NB奖获得者的朋友圈(作者:六指)》 (https://www.weibo.com/1886394372/DDCoL5NrE )。可见为了中国人民早日“民主自由”地吃上转基因食品,这些诺奖得主真是操碎了心。
------------
    在过去的四个月中,121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连署了一封公开信,吹捧转基因(GM)作物的安全性和好处,并宣称那些反对不受约束地引进转基因作物的组织和个人犯下了“反人类罪”。这个获取签名的运动是由“新英格兰生物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官理查德·罗伯兹组织的,并在前孟山都公司公关部门主管的协助下,于华盛顿特区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此公开信。
    一点不奇怪,该公开信造成了很大影响。但是,虽然这封信号称基于科学,可它的主要观点大多数都可被证明是错误的。

    其中之一就是他们宣称科学组织和管理机构“一再地”发现转基因作物与常规作物“一样安全甚至更安全”。很显然这不是真实的,好些科学机构得出了不同的结论。例如,“加拿大皇家学会”的一个专家小组声称对每一种转基因食品的“缺省预测”应该是它存在非预期的可能有害的副作用。其它一些受人敬仰的学院,例如“英国医学协会”、“澳大利亚公共健康协会”也表达了担忧,后者甚至呼吁“无限期冻结”转基因作物,直到其安全性得到证明。最近,Vladimir弗拉基米尔·普京则在俄国科学家的建议下,签署了禁止转基因作物的法律。

    同样错误的还有公开信声称“从来没有一个确定的因食用转基因产品而给人类和动物的健康带来负面结果的案例”。事实上,曾发生过因为食用由转基因细菌生产的色氨酸食品补剂而导致很多人死亡、数千人得病的事情(译注:指1989年日本昭和电工L-色氨酸事件)。而且大量科学文献证明转基因食品以及其种植过程中所使用的化学试剂,给实验室和农场动物带来了有害的健康影响。

       关于转基因黄金大米的虚假断言

    这份信对特地提到的唯一的转基因产品黄金大米的断言也是虚假的。该产品被设计成过量产生维生素A的前体beta-胡萝卜素,以期解决亚洲部分地区广泛存在的维生素A缺失症,后者会导致失明甚至死亡。让人吃惊的是,这封信不仅暗示黄金大米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还暗示那些质疑其安全性的人因为阻碍了其应用已经昧着良心导致了数百万人死亡。可现实是,它还没有能流通是因为它表现太差,离实用还很远;国际水稻研究所也声明它还不清楚这种大米是否能治疗维生素A缺失。

更进一步的,即使这转基因大米完全有效已经成熟,以一个专门研究大脑发育过程中beta-胡萝卜素作用的科学家的视角来看(译注:舒伯特教授是一个研究老年痴呆病的专家),它也应该被推迟应用,因为它有着很大的健康风险。

首先,最近的美国科学院关于转基因作物的报告认识到,为制造黄金大米所作的基因修饰易于产生不需要的副产物。其次,此大米的某些数量庞大的副产品很可能与维生素A酸有关,后者在极低浓度下都会导致出生缺陷。也许更让人担忧的是,这种大米的推崇者明显是想在没有先做好严格检验以确保它不会伤害老鼠的情况下,就用这实验性质的大米来喂养众多的孩子。

这封信的其它主要的断言也与事实相反。例如,它扬言转基因作物“对环境伤害较小”,“是喂养世界所必需的”。但现实是,转基因作物单一化种植和它所需要的高剂量除草剂已经大大减少了帝王蝶的数量,诱发了抗除草剂超级杂草的扩张,并用草甘膦污染了发达国家的人类的身体:草甘膦是一个毒素、内分泌干扰剂和潜在的致癌物。此外,由世界银行和四个联合国机构资助的全面研究确定了不需要转基因作物来喂养世界,而应该代之以可持续生态农业技术。

这份漏洞百出的公开信的目的显然是要压制关于转基因食品风险的严肃讨论,那么为什么会有超过百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签署它呢?

最可能的解释是他们不知道相关事实,反而相信公开信是准确的,以为他们是在坚守科学,在支持一个重要的人道事业。他们中占很大比例的是物理学家和经济学家(其中一个甚至是因为她的文学作品而获奖)。我们愿意打赌,其中的生物学家也没有一个了解相关的事实---而一旦他们了解到足够信息,他们不会同意让这样一个不正当的公关手段来借用他们的名字。我们也很确信,一旦他们了解了黄金大米的真相及其存在的问题,他们就不会推广黄金大米,除非它已经过彻底的动物安全性检验、并且具有已经就绪的严格的上市后监测手段。

如果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他们的背书并给这封不靠谱的公开信带来任何它本不具备的科学权威感---并因此说服了政策制定者来弱化本就不够的监管机制,那将是令人遗憾的,实际上很多独立专家已经警告,现有的监管根本不足以检控转基因作物非同寻常的风险。也许转基因技术在诸如医药这样的领域有宝贵的应用,但是当前它在食品生产中的应用必然带来很大的风险并经常被扭曲。诺奖得主签署的公开信并没有反应现实,他们自己应该承认这个事实,然后公开谴责这封信是对科学和公众信任的侮辱。


大卫·舒伯特博士

教授,索尔克生物研究学院

斯蒂文·德鲁克法学博士
生物诚信联盟执行主管
《改变的基因,扭曲的真相:改变食物基因的大冒险是如何颠覆科学、腐蚀政府和全面欺骗公众的》一书的作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