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永岩就“基改人”回复网络大V
2018-12-02 20:11:10
  • 0
  • 0
  • 0
    用基因疗法治疗任何疾病,包括艾滋病、癌症,这都没有问题,不存在遗传,没有人反对。但这次贺建奎不是在这种体细胞层面,他是在生殖细胞层面,是改变人的生殖细胞,会一代代遗传。他带来的问题是:本来地球虽然存在不同人种,但在自然繁衍这一点上都是相同的。“基改人”的出现打破了人的自然繁衍,使地球人出现了另外一种由人实施“基因编辑”的非自然繁衍的“基改人”,或者叫“转基因人”。人类从此开启了“人”和“基改人”或“转基因人”的时代。人类学家从露露和娜娜问世那天开始,就必须把她们写入人类发展史,这是必须的,毫无疑义的。至于她们是叫“基改人”还是叫“转基因人”,这要经过人类学家的讨论,但命名是必须的。因为她们跟这个世界上任何种族、任何人都不一样,她们不是自然繁衍,她们经过了人为的“基因编辑”。
    保存在埃塞俄比亚国家博物馆化石露西生活在320万年之前。如果算上露西以前,人类的发展史有数千万年。在这数千万年中,人类战胜了无数瘟疫,才发展到今天。人体从来都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已经进化了数千万年,才形成今天这样十分完美的系统。人体的每个基因都是这个完美系统的一个点,它绝不是孤立的,影响也绝不是单一的,它是“牵一点动全身”。目前人类对基因的认识充其量只是瞎子摸象,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人类还没有代替上帝造出完美植物和完美的人的能力。
       “基改人”有传宗接代的能力,她们会一代代繁衍下去。一千年之后,能繁衍出多少?人类还能保留多少纯粹的自然繁衍的人?说“两滴水”污染不了大海,但是可别忘了传说中的亚当和夏娃也是两个人。拿李姓来说,中国有多少李姓人可以统计出来,但是有多少含有李姓基因的人,这是统计不出来的。因为李姓女孩生出来的孩子不姓李,是任何一个姓氏。今天的中国人没有一个敢说自己没有李姓或张姓、刘姓的基因。千年之后,或者也没有人敢说自己没有“基改人”的基因。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如果出现一场大瘟疫,“基改人”没有自然繁衍人抵御这种瘟疫的基因,自然繁衍人抵御这种瘟疫的基因被“基因编辑”给破坏掉了,那么人类会不会因此灭绝呢?谁能保证“基改人”不会出现这个问题?谁能保证人类不会面临这个问题?你用什么来保证?用拍胸脯吗?你算什么啊?你顶多是粒尘埃,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保证不了。因为我们知道,就在转基因专家狂妄地认为自己能代替上帝的今天,我们对非洲猪瘟只能采取焚烧掩埋,没有任何预防和治疗的办法。
       我们不反对用基因疗法治疗艾滋病和癌症,也不反对将转基因技术用于医药治疗。我们反对胆大包天改变人的遗传基因,反对用转基因技术向人类食用作物中插毒,包括插入能杀虫的BT蛋白,还有病菌、病毒的启动子,还有耐抗生素基因,还有转基因作物吸收的草甘膦及其衍生物氨甲基膦酸这些致癌物。转基因科普只说抗除草剂作物插入的基因是安全的,回避他们使用的细菌和病毒的启动子,回避转基因作物吸收了致癌的草甘膦及衍生物氨甲基膦酸,这是公开的隐瞒和欺骗。转基因专家说杀虫蛋白和病毒、病菌启动子、草甘膦及氨甲基膦酸还有耐抗生素基因对人体安全,我们不相信。转基因导致“超级害虫”、“超级杂草”,转基因专家只能向人类食用作物中插入更多的毒素,我们很害怕。但有两条我们相信,那就是转基因专家有巨大的利益驱动,转基因不可逆。悬崖跳下去不是蹦极,再也没有复还的可能。转基因花粉将带来无休止的转基因污染,“基改人”将带来无休止繁衍。今后的任何一届、任何人都将摆脱不掉转基因污染与“基改人”繁衍的困扰。
       把文科出身的说成“ 文傻 ”,不懂生物科技,但是请别忘了,文科生懂哲学,懂系统论,知道牵一发动全身的道理。而转基因专家不懂或漠视哲学,漠视系统论,瞎子摸象、见木不见林地随意改变人类食用作物甚至是人的遗传基因,他们才是最危险、最可怕的。并且他们越是自信,越是狂妄,就越是危险和可怕。
       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想关已经关不掉了。留给人们的只有祈祷了。
       愿天佑中华。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